时代的关键词?

作者:刘荒田

    参加“江南七日游”的海外团友,在浦东机场坐了三四个小时乃至六七个小时冷板凳以后,终于等到最后一拨团友推着行李车露面,于是,一起坐上旅行社开来的小巴。我和妻子从一时多等到五时多,其间我不耐烦,去海关出口旁边和举着小旗子迎接客人的旅行社人员交涉:能不能先把我们送到旅馆去?许多人没吃午饭呢!回答是和蔼、坚决和简洁的:“最后一班机快抵达了,再等等。”我退下来,忽然想通了:我们这一次旅游,属于“特价”,即非豪华,非主流,非贵宾。人家只在赞助商那里领到有限的补贴,岂能不精打细算?

        坐进旅行社的小巴,心才轻松下来。早上,从旧金山飞香港的班机虽然乘客数百,“豪华”与“非豪华”鱼龙混杂,但一起误了点。飞机降落晚那么20多分钟,却赶不上从香港飞上海的班机,只好改签下一班。下一班又因浦东大雾,延迟两个小时起飞,害得我们先在机上等,然后,在目的地机场等,我把今天命名为“不如意日”。

        巴士行驶在雾气朦胧的浦东新区。远处的田野上方,冒出一行字:“百家乐农家菜餐室,抢座电话xxxxxxxxxx”,我噗嗤笑了。抢什么抢?你以为你是从前张贴“不打骂顾客”告示,作垄断经营的国营餐馆吗?饶你把有机菜吹成吃了长生不老的神菜,人家也犯不着“抢”。联想到刚才所见的一个店名——“全新二手车商行”。我也这般冷冷一笑,发了一通议论:既为“二手”,何来“全新”?难道重演天主教中圣母玛利亚以处女之身生子?但我的茅塞终于开了。这时代,要抢人眼球,必须标榜怪异。稍远的有“被睡觉”,“被怀孕”,这个和“高尚的男盗女娼”同类的店名,把我吸引住,激发我的批判热情,“广而告之”的初衷圆满地实现,不就成功了吗?

        接下来的行程,日逐日地印证这样的结论:“抢”是时代的关键词。且说我们这个到了上海才组成的旅行团,各人在向全球各处旅行社办理手续之际就被告知:这是不言自明的“购物团”,随导游进指定商场,最好“意思意思”。对于这一多少带强迫意味的“动员”,我并不存太多的反感。如果货物恰为我之所需,花钱有什么不好?哪怕贵一些,总不会是假货吧?我心底比对“花冤枉钱”的担忧强烈百倍的,乃是窥探欲——看卖方在短暂的时限内,以怎样的手段打动对该产品所知极有限的海外游客,让他们花尽可能多的钱?

         为海外旅游团体购物而设的“定点单位”,出售特定产品多年,针对固定的客源,早已总结出一套乃至多套促销策略,我要目击全程,看双方的互动,最后的结果。这一悬念使得我对远方烟雨中的杭州西湖,以及被成千上万镜头猎艳的外滩天际线都失去兴趣,听到去某处购物反而雀跃。

       第一站是杭州某茶乡的龙井茶庄。促销由两种人包办:先是地陪,再是茶庄雇员。前者是精明的高个青年男子,一口顺溜的英语,入行近10年。他一上车,就利用一切机会,把话题归结到“延年益寿”,再从“绿茶”延伸到“天下第一绿茶”龙井。为突出“非去不可”,指出我们即将参观的茶庄,“绝对没有假货,连次品也没有。茶园就在旁边。你们这一团来得正是时候,新制的雨前茶恭候。”进入里头,品茶厅一个挨一个,足以容纳数以千计的游客。落座以后,先品茶,再由伶牙俐齿的女经理讲绿茶的“养生主”。

她促销的产品就两种:正宗龙井新茶和从龙井茶叶提炼的片状健康食品“茶多酚”。撇开大处着墨的例行开头,训练有素的女经理有两种绝活。先在推销茶叶时鼓吹:认购超过一斤,赠送一罐茶叶,说罢将空罐放在茶叶堆里,用手抓起大把。我们紧紧盯着,她把茶叶死命往罐子内塞了又塞,看这架势,小小罐子怕能被压进半斤。但事后打开罐子,里面的茶叶松浮,量很小。

       “眼见是实”的把戏在介绍“茶多酚”时更为亮眼——以玻璃烧瓶盛着据说是用“吃进肚子的食物”调制的液体,浑浊粘稠。女经理随机打开一瓶“茶多酚”,请客人选出两片放进烧瓶,略加搅拌,液体马上变得透明干净,以此证明茶多酚在消灭三油甘脂和坏胆固醇方面的神速和有力。稍具常识的都明白,食物的分解哪里会这般简单,怎能直观地呈现结果?但我马上服了气,这就是人家从无数种途径中筛选的“最优”,谁叫顾客偏爱这一口?

        全程不过40分钟,效果还可以,成交约20宗,少于一半多于三分之一的游客解囊。我和老妻,买了雨前龙井一斤,1200元(送虚张声势地即时包装的茶叶一罐);“茶多酚……

(阅读全文敬请关注《紅杉林》2016-4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