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北海

作者:滕林

       微信,風迷全球。每一個智慧型手機都有無數的個人、社群、朋友圏等;人人對手 機愛不忍釋,時時目不轉睛地關注著從四面八方傳來的訊息。

       我並不常常更新「微信」裡面的個人照片,向來都是以五彩繽紛的鮮花或是長在路邊奇特的樹木 為圖。但是最近我更換了自己的微信首頁圖照。

       近期我出國參與多項國際文藝活動,以文會友, 有最高峰的文學座談講座;曾在黃河河畔聆賞那久仰 的歷史;走遍金光閃閃的皇都古城……在數千張包 羅萬象的照片中,我竟然選擇了那……不是在香港, 我上台致辭給三百多位從世界各地的作家代表之留 影;也不是在北京,我獲得詩歌榮譽證書時照的相片; 更不是在各地參加主辦方招待酒宴擺滿一桌的山珍 海味……而是一張我在北海旅遊時感動地拍下的藝 術照:

       離海岸不遠的一艘陳舊的小漁船,黑漆漆的, 像一片漂流的落葉,浮在海面上。生鏽的鐵錨,孤寂 地挺立於佈滿珊瑚、貝殼的沙灘上;隱約地看到一根 麻繩,將老漁船和舊鐵錨牽連在一起,是多年來相守 不離不棄的好搭檔。這景象,讓我聯想到小學時候讀 到的「天這麼黑,風這麼大,爸爸捕魚去,為什麼還 不回家?」那篇課文。以海為生的漁夫,長年辛勞 地付出體力和精神與自然環境共存。就是這張照片, 讓我心裡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偏愛。

       我將這張照片放入手機,於是,北海,在我的 微信里…

       文人墨客愛相聚,泡一杯好茶,來一杯濃醇咖啡, 聊這個,談那個,句句不離文藝本行。因此我很樂意 參與,當然,初學如我經常是洗耳恭聽,上幾堂道道 地地的文學培訓課程。

這次在香港開世界華文作家協會 2016 年年會時,

       一位北美文友邀請我參加「北海采風遊」。喜歡地理 課,卻對許多城市不熟悉的我,搞不清楚狀況,還以 為是去日本的北海道。當獲知北海在廣西,是我自己 從來沒有機會去、也鼓不起勇氣單槍匹馬去探險的地 方,因此我優先選擇追隨驥尾參加。從北京飛往廣 西省北海市的機票價格不低,此時為觀光旅遊佳期, 顯然一票難求。我這上班族,遇上了此機會只得購 票坐頭等艙。是啊!人生就是有多種不尋常的選擇, 此刻不是當守財奴之時。既然決定走,買了機票,就 這樣瀟灑地輕裝上路采風去也。我自問不值幾兩銀子 的,應該不會被賣掉罷?呵呵!

       位於廣西壯族自治區南端的北海,是中國 14 個 對外開放的沿海城市中的一個,為西部地區唯一的沿 海開放城市,是中國沿海十大漁場之一。北海市因當 地的漁村「北海村」得名。北海市人口的構成,多數 是漢族,加上壯族等少數民族,通行數種漢語方言, 於 2011 年舉辦了一場世界客屬懇親大會。市區的南 北西三面環海,有距離市區大約 20 海里,面積將近25 平方公里的潿洲海島,和不到兩平方公里的斜陽 海島。北海市的海岸線長達 500 多公里。

       因為親身體驗了北京的霧霾,才真正感受到懂 得乾淨天空和空氣的可貴,值得珍惜啊。都帶有「北」 字的兩地,卻是那麼的天差地別。北海市氣候溫暖, 空氣品質好,屬於亞熱帶季風氣候,是中國十大適 宜居住城市名單中的佼佼者。「北游 16」客輪載著 我們一行人到潿洲島。我們住宿的旅館優雅且別致, 有中國風的特色,紅色的屋瓦,池塘環抱著一列列的 客房,和矮矮的水泥牆,牆內種滿紅花綠樹,好似水 上人家。我親眼目睹,感覺不可思議,對的,就是想 要請您親自來此一遊。

       潿洲島上幾乎看不到大型公交車,馬路不寬, 所以盛行三面開放式的小型電動車。久違的艷陽,溫 存地撫摸著我們暴露的肌膚,暖暖的海風徐徐地吹 拂,頭髮也跟著風兒起舞。馬路邊的棕櫚樹像衛兵一 般挺直矗立,串串香蕉掛在香蕉樹上,清香撲鼻的草 味兒,綠油油的自然景象,令人心曠神怡。

       潿洲島的老海港,窄窄細長的道路,聚集了簡 陋的海鮮店、小商店、珍珠專賣店等等,多處家庭 式的店舖和居民住家牆壁上還貼著毛主席的照片, 生活好像停滯在上世紀的 50 年代。雖然還不是聖誕 節,有一家新潮洋式餐廳裡,掛滿一閃一閃的彩色燈, 該店的設計很特殊,跟其他居民純樸的生活方式成反 比。老港口面臨著海,漁船零零散散地停泊在內灣, 在此可眺望遠方的小山丘,形狀像鱷魚;最高處, 有一座紅頂雪白身子的燈塔,那就是潿洲島的地標: 鱷魚山景區。

       潿洲島上的火山國家地質公園鱷魚山景區,是 國家級旅遊景區。火山口是最受矚目的焦點,處處皆 有可拍攝的美妙畫面,更是新婚夫妻拍攝婚紗照的首 選勝地。我們趕得很巧,幸運地沾染了一對新人的喜 氣。站上高處火山口,面臨著大海,心胸頓然覺得開 闊起來,不再為世俗爭議煩惱了,至少當時的心態是 如此!

       法國天主教傳教士對潿洲島宗教的影響很大, 至今不減,島上有數目眾多的虔誠信徒。天主教大教 堂巍巍高聳,落成於 1880 年,是典型的法國文藝復 興時期的哥特式建築。潿洲島的古建築,皆採用島上 的珊瑚為材料,成為當地的一大特徵。教堂後院有歐 式花園和百年老樹,教堂前的四周圍,保留著原生態 的建築,路旁有簡陋的地方料理小吃店,紀念品雜貨 店,文友們買了二十多公分大的海螺等留念;曾聽說 外國的月亮比較圓,潿洲島沒烏煙瘴氣,遠離霧霾; 太陽好像比較熱情,我也買了頂草帽,陪伴著我。這 裡的景觀自然要留下作紀念,自拍照、文友合影照, 拍了一堆,讓手機印象北海。

       北海人習慣午休至下午三點,我們也入鄉隨俗 地回旅館小睡片刻,真悠閒喔!在此,能放鬆心情,享受人生。當太陽西墜時分,漫步在鬆軟的沙灘, 留下了腳印,又被海浪一一洗掉;碧藍的海水連天, 一波波白色的浪花,生動了這幅畫。岸邊,大大小小, 各式各樣的珊瑚和貝殼,多得不得了,不知要撿起哪 些,帶回那遠得要搭機飛將近四十個鐘頭的家。

       這裡的椰子,來自海南島,又大又甜津津,清 涼解渴。海鮮類豐富的潿洲島,有多種海洋產品。海 灘附近的小集市,有賣當地的土產,由漁夫們捕捉 並自製的魷魚絲,用炭烤得美味香甜,口感非常好, 令我心動地帶了幾包回家。國內班機行李可攜帶重量 少,幸好在北京時已寄了兩箱書和厚重的衣服回家, 看樣子,在北海也將要找郵局去。呵呵!

       客輪帶著我們離開夢幻島,北海老街的夜晚很 有風格,商店的霓虹燈,一個比另一個搶眼。漫步 在老街,北海是珍珠產地,珠寶首飾店一家挨一家, 幸好我沒被迷昏了頭。其實是怕購買慾一來,郵寄也 行不通,行李也帶不了,還是節制收歛一點,乖乖地 吃根土製冰棒;突然發現到,掛在漆黑半空中的小小 橘色球,啊,哈!終於把明月亮進手機裡面了!

       有「世界第一灘」之稱的銀灘,在太陽光下, 細沙銀光閃閃;我穿起特意在潿洲島旅館旁唯一的小 雜貨店,準備的全副泳裝,和一件看起來輕便涼爽的 米色麻紗連身裙,配上一頂同樣米色的帽子,很有南 洋風味兒。

       主辦方安排的戲水活動,因同行的文友們怕曬 黑,沒人要「下海」,情有可諒。主隨客便,另換節目, 坐有頂的電動車去看室內沙畫表演。近年來,每逢佳 節常會收到一些電子版的沙畫,很崇拜畫家靈巧的創 意。當表演廳燈光熄滅以後,大師現場表演用沙作畫, 嚮往已久的沙畫,用銀沙灘的沙來歡迎我們。好感動 喔,幸福滿足感湧入我心,熱淚泉湧。

 

感謝北海,後會有期,我們會再來!


作者簡介

滕林,原名林美君。土木工程師,雙語老師。 創辦《華漢文苑》,漢字文化節徵文比賽社會組首獎, 將會刊《南美文藝》之文章貼入全球華文網站,華語 教師個人專屬部落格內。散文、新詩、漢俳詩等刊登 於巴西《美洲華報》、台灣《南華報》、香港《文綜》 季刊、日本《梨雲》、新西蘭《先驅報》、美國《明 州時報》、中國《人民日報》、德國《德華世界報》。 閃小說入選作品發表在美國《洛城小說》、《達拉 斯新聞》、中國閃小說學會主編之《閃小說》、《香 港文學》、香港《新少年雙月刊》。受聘為《風雅漢俳》 副主編、《南美文藝》編委。南美洲華文作家協會現 任會長,海外中國文藝協會永久會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