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取丹心照汗青

作者:玄黄

那两把刀同时从林氏兄弟手中抽出的那一刹那,几道如太阳旗上的寒光腾空而出,然而馆前披着金袍魁伟的后羿,举起他手中的箭,挡住那寒光,射向那嚣张毁灭大地的九个太阳。

我的眼睛立即潮湿,但我仍然举起相机,捕捉这让全场激荡的一刻,我不能错过,因为,我看到白发苍苍历经抗日艰辛的那辈人中,有人拿出手帕正揩拭止不住的泪水。

这天是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五日,早上十点正,地点在钟山脚下的南京空军烈士纪念馆,七十年前的同一天,同是十点正,在台北,日本将领卸下军国主义沾满血腥的武士刀,卸下了他扭曲的军魂,把两把各四,五百年的名刀交到受降的中方代表林文奎将军手中,那一刻,日本正式归还台湾!沦为日本殖民地五十年之久的台湾宣告光复!

现在,林文奎将军的儿子,林中斌和林中明两兄弟,手持弯刀,正将两把见证历史的宝刀,献给了抗战中受尽屠杀苦难的南京,这是林将军的梦,也是林家三代传承的中华魂

林中明是我的爱人(丈夫),林将军在世时十分低调,从不向我提及当年他曾是美国援华航空队指挥官陈纳德的机要秘书及情报室主任,甚至於他的两个儿子一直都不知道他过去的这段辉煌历史,我那时涉世未深,只看到一位幽默和蔼的长者,一双异常明澈坚定的眼神,声如洪钟,身材微胖,我从没意识在到我眼前的林父原来是位抗战中扮演了扭转决胜关键性的人物,如今回想,他的沉默是事出有因的,林文奎和孙立人将军都是清华同学和旧识,孙立人的冤案也牵连到他,他身处险峻,随时受到监视。

他只在两兄弟十岁左右时郑重地从破旧的皮箱里拿出两把弯刀,放在他们手中一人一把,两把剑鞘都涂上黑底带红的亮漆,一把剑柄上镶上纯金的骑士弯弓射箭的精美雕像,另一把剑柄上镶的是银色菊花,这些符号都是只有日本战国时期(公元1467-1615)的贵族才能拥有的。

林文奎扼要地提醒他们:“这是武士刀,是日本投降的历史信物,你们一人负责一把,记住,别丢了!”

短短几句,轻描淡写,小兄弟没体会到父亲寄望的重任,只好奇地立即脱鞘

拔剑,铿铿锵锵的金属碰撞声响彻室内,两人乐得模仿从电影上学来的《三剑客》的比武气概。

“啊呀,使不得啊,这不是普通的刀,刀锋锐利,会伤人的!”父亲马上警告他们。

这一提醒,兄弟两人才立即垂下剑,虽然是历经千锤百炼的宝刀,但,一只剑已被另一只剑敲破了一个小裂口!

两兄弟几年后读完大学,出国留学,把父亲当年的交代几乎忘得一干二净,直到父亲一九八一年突然病逝,他们匆匆回台奔丧,翻开父亲破旧的皮箱时,才记得这两把剑。

这两把剑果然好好地仍然存在箱底,同时存在箱底的是一堆信件,用毛笔写的信上大都只有寥寥几行字,两兄弟因为急于赶回美国工作,没多细看,和剑一起放回了箱底。

他们从母亲追念父亲的口中仅知道,他们的父亲曾经是个有血性的爱国青年,和上一代的许多年轻人一样,投入了驱逐敌寇,复兴中华的梦。55

她说:“抗战当年,我也恨不得冲锋上阵,但我是个女子,手无“持抢之力”,无奈之下,我便决定找个军人嫁,我虽不能卫国,但至少能为军人保家,替他照顾老小,让他专心抗战救国!”

我和我婆婆情同母女,无话不谈,便直不隆咚地问她:

“那,你们是怎么谈恋爱的?”

“哎,这人毫无情趣,我和他第一次约会是在昆明湖畔,两人不知该说什么,湖边飞来几只鸭子,没想到这林文奎直愣愣地望着鸭子半天,只开口说了一句,叫我气得差点想掉头就走!”

“他说了什么?”我更好奇地追问。

“他说:“这鸭子很肥,做烤鸭一定很香!””

说完,我婆婆哈哈大笑,我也笑了,心想,军人真的是不懂情调!

但当林文奎的抗战功勋渐渐在近年浮出水面,揭开他是成立飞虎队的中方代表,是陈纳德的机要秘书兼情报室主任,我才顿然大悟,我的公公是何等的英杰,美人当前,仍然谨守他的职责,一丝没有透露他的真实身份,他当然约会时只能言不由衷地谈不关世局的鸭子!

三个月后,一九四一年,他们的婚礼在昆明西南联大校长梅贻琦和教授冯友兰的见证下隆重举行!

遗憾的是,他在世时全家一直以为林文奎只是抗战中和孙立人,沈崇晦因投笔从戎的壮举而齐名的“清华三杰”之一,我们所知道林父的简历是:他是广东新会人,其父赴美经商,曾资助孙中山先生革命。幼时代表中国童子军到欧洲比赛,得了第二名,之后毕业于清华地学系,抗战爆发,毅然由文转武,考入英国皇家空军官校,做了飞官。。。如此而已!

原来,初到台湾,他直谏政府弊端,得罪当权,风闻追杀令下,於是早先一步孑孓一身只带着见证历史的这两把武士刀离台,避难香港,一九四九年,我婆婆不知夫婿已隐居香港,千里寻夫,带着各七岁和五岁的儿子抵台,但林文奎已杳如黄鹤,三年后一日,小儿子放学回家,母亲告知:“胖子回家了!”,儿子一看,果然一微胖男子坐在客厅,身边放着一个大皮箱,面貌似曾相识,只有呆呆望着他,母亲指着那人,对丈夫的久久不捎信息,怒气未消,对儿子说:”都认不出谁了?这是你爸爸!”

以上片段是那小儿子,我的丈夫林中明对我戏剧性地描述。

我公公能与家小团员是孙立人将军的功劳,孙将军是总司令,为逃亡的好友林文奎作保,并安插他在陆军,但没想到,抗战长胜将军孙立人也因功高震主,变成阶下囚,我公公二度失去军职,从此掩埋过去,低调度日,为了保护他的妻子和孩子,他对他的抗战功迹和胜利初来台的动向守口如瓶,他知道,在那风声鹤泪的白色恐怖时期,家人对他的战绩知道得越少越好,因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自古

“飞鸟尽,良弓藏”,看看孙立人将军的处境就知道了。

我的婆婆张敬教授是位了不起的女子,她是燕京大学公认的才女,精通戏曲,诗词,当她丈夫林文奎被孙立人冤案牵连,陷入经济困境时,我婆婆不忘当年的承诺,任职台湾大学中文系教授,担起了全家最主要的经济重担。

一九九七年,我婆婆张敬辞世,已在事业上颇有成就的两兄弟,追忆父母一生的艰辛恩泽,感念不已,唏嘘与两把剑面对面,细细翻看那些被五十年岁月和蛀虫咬得已脆弱不堪的旧信,竟然找出了一封一九四五年蒋介石命林文奎飞往台湾接收日本第二十三空军军区的手谕,并且还有一张各军区统率的序列表,但名字已模糊难辨。

小儿子中明是个工程师,逻辑思维好,说道:“我还记得,高中时,有一天,家里来了个带着日本口音的商人,对父亲说:“我知道你收藏了日本战国时期的宝刀,我受人之托,愿意以一栋房子的价钱买下来!”,难道日本人想买的就是这两把刀?”

中斌立即问道:“哦,有这回事儿?父亲怎么回答?”

“父亲只说:刀已经不在他这里了!他不知道给军方抄家时抄到哪儿去了。”

中斌追问:“后来呢?”

中明说:“对方看看我们家里又小又简陋,刀若还在,哪有不卖的道理,信了父亲,只好无奈地走了!”

中斌恍然大悟:“我明白父亲为什么要保护这两把刀了,你还记得当初父亲把这两把刀给我们看时的叮嘱吗?”

中明立即答道:“当然记得,他说这刀是台湾回归中国,终止日本统治的的历史证物,看来父亲就是当年接收台湾空军基地从日本人手中接过这两把刀的。”

中斌兴奋地有如解开一个千古谜团:“蒋的信上给他的头衔是“空军司令,照这么看,他无疑是台湾光复的第一届空军司令!”

中明说:“我听说孙立人家里也有一把岗村宁次献上的宝刀,但给强行夺走了!至今不知私藏何处!难怪父亲要我们好好保存,他希望有朝一日,公诸于世,对历史有个交代!”

“军部应该还留有父亲当年的档案!但军方密档哪是任何人都可以进去翻阅的,好在我现在回台定居,认识的人多,总会有机会去查阅的!”中斌说。

两兄弟决心要替父亲平反,从而引证不容质疑的台湾归属定位,他们立志:保存好证物;等待适当时机,献诸名馆,展示后人抗战爱国青年的“热血千秋”。

天理昭昭,他们追求梦想和使命的坚定不拔是火焰中千锤百炼的真正宝刀,在艰苦的道路上,这两把心中利剑斩钉截铁,并且冥冥中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协助他们推开一道道关卡,让他们一步步接近终点。

因缘巧合,二零零零年,中斌任命为国防部副部长,现在,他可以顺理成章地进入国防部的档案查看他父亲的历史了。

然而,档案找到了,里面却空无一纸,所有的纪录都全被销毁了!

此路不通,另辟他径,天无绝人之处,父亲留下的信件是解密的留痕!

他分析:这些对父亲以“兄”尊称的信件字迹豪迈坚挺,看来是武人的手迹,用词直截了当,流露出手握战略决策的身份,虽往往只有短短数言,

史海钩沉56

但却穿越时光,试图和他再来一次沟通。

所幸,他想起了那一张负责各军区的将领序列表,虽纸张已佈满了即将解体的粉末,但父亲和几位军官的名字不难猜出。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父亲的名字和陈纳德将军并排,下标注:“空军情报秘书室主任,台湾首届空军司令”!

中斌惊喜若狂,证据居然“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父亲确实曾在抗战中担负情报分析和诸多重任!

但,这些往来的信件是出自何人?这人谨慎神隐,只在信尾画上个符号!

中斌自勉:“不能放弃,继续追踪,我在情报局里有朋友,先问问他!”

中斌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张较厚较完好的信,放进塑胶袋。

情报局的好友看了又看,最后说:“字里行间确实是传达情报的密语,但这些都是上辈来往的信件,我没法告诉你是谁写的,这样吧,我认识老前辈,我帮你打听打听。”他影印了副本。

中斌这好友不久带回来的消息让中斌惊讶得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好友说:“这是戴笠的手迹和只有身边人才知道的签字,戴笠当年的亲信一眼就认出来了,没错!”

哦,原来父亲和戴笠还携手对抗日本,以兄弟互尊!

下一步就是中明接手了,他是电脑专家,上网查各种资料来源易如反掌,况且,他也遗传了父亲解析情报的“特异功能”,只见他日夜颠倒地网上搜索,从蛛丝马迹中追踪,果然找出了许多父亲抗战时的照片和白纸黑字不容置疑的证据!

终於,林文奎卓然功勋大白于世,他的简历应该加上这么几行:他出生於广东先贤之家,他一生成就傲视群雄,他是抗战时飞虎队的中方代表,他是协助陈纳德的秘书室主任,他是台湾第一届空军司令。

不久,岗山空军基地为林文奎举办一次追思展示会,空军杂志也详述了林文奎的一生,还原了这段“失落的历史”,还原了真正的林文奎。

这些还原史实的宗旨不只是单纯地为林将军平反,更是要提醒幸运的战后出生的我们,所享受的尊严和幸福是勇敢的抗日青年前扑后继,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

我常想:受政治迫害的林文奎,孙立人和二十六岁就如绮丽的烟花,在夜空一纵即逝的沈崇诲会后悔他们年轻时投笔从戎的慷慨吗?我相信他们一定在生命的终点回顾一生时,豪迈地长啸,满意地离去,因为,他们传承了中国文化“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傲骨,他们精忠报国,对历史有了交代,他们漂亮地完成了梦想和使命,在人世间潇洒地走了一回!

看看二儿子中明写的诗就明白了:

“蘆溝烽煙平地起,清華三傑奮從戎,

崇誨出雲立人繫,林公文奎鬱歿終,

自古英雄多遺恨,夜看流星劃長空。”

这时,见证“光复台湾”历史文物的两把弯刀还压在箱底,上世纪九十年代台湾在李登辉的主政下再也不庆祝台湾光复!那刀柄上穿着一身刺眼金光骑在马上的武士,再度举起他手中的箭,阴魂不散地试图放弓!另一把箭上的菊花似乎得到了养分,正悄悄地绽放。

二零零二年,台湾公布刀枪管制法,严禁家中私藏武器,中斌仍在国防部就职,对如何处理这两把刀左右为难,弟弟中明力争这是台湾归属的见证,千万不可轻易上缴,他紧急回台,暗中和好友商量对策,最后这位愿“两肋插刀”的“铁哥儿”将两把刀藏在运往美国的钢材货运大柜箱里,以“鱼目混珠”的高招,成功地送回美国中明的手中。

这任务如果迟了几年,就绝难逃过现在高科技的检验,天道无亲,常与善人,天时地利人和的巧合,自有天地玄机,这其中的惊险波折如果细细述说,比大明星汤姆克鲁斯主演的百万卖座影集:“不可能的任务”(MissionImpossible)不知要精彩多少倍呢!

唯一遗憾的是,为了避免万一被海关搜出,从那两把刀柄上的精美雕饰看穿是传世名刀,定然会被扣押,这位好友只好拆下骑士和菊花,使刀能在危机中安然蒙骗过关。不幸这位好友完成这任务不久离世,这雕饰也就下落不明了。

这一路陪着林家兄弟推开障碍的无形之手,终於在二零零八年推开了最後一道通往康庄大道的大门:南京将建一座抗战空军烈士纪念博物馆,邀请林氏兄弟参加破土仪式!

二零零九年,这座为感激中外空军抗日时义无反顾,壮烈御敌而延续我中华文明的的博物馆魁然立於钟山脚下。

林氏兄弟知道这里就是父亲冥冥之中引导他们梦想目标的历史见证之地了!

中明给两把剑取名为“殷鉴”和“明夷”,“殷鉴”是“殷鉴不远”的深意,

“明夷”不但暗指日本是曾犯我中国大地的“明代倭寇”,并仅取易经《明夷卦》

“日入地中”的字义,冀望日本太阳旗永远沉入黑暗,不得扰我锦绣大地!

他们意义深远地选择了抗战胜利七十年後的十月二十五日,台湾光复纪念日,十点整,武士刀交到父亲手中的那一刻,正式献刀,回归正史,刀将永久藏存於南京抗日空军烈士纪念馆!

这梦想从一九四五年就照进了林家两代心灵的路程,终於在此完美歇脚!

我们在典礼完後到达上海,准备由此返美时,居然有早已失联的林家亲属三代见了电视和报章报道,赶来相会,那是林文奎将军的哥哥和姐姐的后人。

中斌,中明的表姐和表哥还带来许多林家老照片,三表哥说:“抗日胜利後,上海街头每天公布接收军区的负责人,终於第二十三天,宣布舅舅(林文奎)接管台湾日本空军基地,全四川路的广东老乡欣喜若狂,争相传颂,至今此景还历历如在眼前!”

五表姐指着照片上中明从未见过的近亲,一一解释给中明:“诺,这就是我妈,你爸爸的大姐,这是我的大哥,你的大表哥,长得跟舅舅一样英俊……”

我在旁边看着他们血浓於水的交流,心想:坚毅不拔地跨出追求梦想的第一步时,奇迹就会降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