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作家戴小华新作:《忽如归》

弘晓

戴小华谈及写作缘起时她
表示:“母亲 1999 年过世时,《忽如 归》一直在我心中酝酿,可那时需要完成两套 文献工作,没有时间写。最关键的是缅怀往事是最艰 难的挑战。可是近 20 年了,’ 这段历史不能淹没 ‘ 的声音一 直在我耳边响起,如果我不写出来身心就无法安顿。” 为了写 这部书,戴小华搜集整理档案、报道、书信、当事人访谈等资料,

令叙述具有“现身说法”的在场感。 《忽如归》是取自曹植《白马篇》“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

戴小华生于河北沧州,先籍马来西亚。书中描述作者 1949 年从大陆迁 居台湾后的生活,记述了特殊年代和特殊环境中整个家庭的坎坷经历, 所描写的虽然是一个家族的记忆,但也关乎整个民族的历史,数十年来两岸、两党的复杂关系和动人的血泪故事。既是一部家族回忆录, 也再现了一段宏大的历史。

为完成这部纪实性作品,戴小华近十多年频频往来大陆、港台 各地探寻搜集资料,在三年写作过程中,她曾经视网膜脱落的左眼

再度出血。她说,如此费尽心血,只为以自己的方式接近历史,既 为告慰父母,更在于历史的真相需要不断补充,历史的延续需要不断述说。

对《忽如归》的文化思考

与戴小华相识于1991 年的上海作家协会主席王安忆说,“仿若打开了一个巨大的谜”,可了解动荡中的家庭与女性所作出的抉择。长篇纪实作品 《忽如归》 侧重于1949 年作者迁居中国台湾后的生活,记述了特殊年代与处境中整个家庭的坎坷经历。

著名作家王蒙在新书序言里评价《忽如归》: “让我重新认识了一段历史,一个老乡,一个家庭, 一个友人。……家园,对于她来说,是故土,是亲人, 是国家,是心灵的归宿。梦里家园,更加深情乃至带几分悲怆了。”

戴小华《忽如归》新书发布会暨作品研讨会

评论家、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陈思和则评价: 《忽如归》的意义,不仅仅在于戴小华的家族记忆, 而是这个家族成员的各种命运,连接着两岸两党半个多世纪的复杂关系,展示了不为人知的血泪故事, 令人读之心酸。这是继聂华苓的《三生三世》、齐邦媛的《巨流河》之后又一部现代民族痛史。

在评论家王纪人看来,非虚构文体与艺术匠心的融合,使《忽如归》抵达了历史的深度,成为折射社会学、文化学等多层面意义的鲜活文本。将迁居台湾后的家人生活当作写作对象,文艺理论家杨扬十分赞赏戴小华的勇气和视野,“戴小华的文化视野相当开阔,没有局限于家族恩怨,而没有拘囿于家族恩怨,而是从中挖掘海外华人对祖国深切的爱意。”

评论界大都认为,异域生活的感受、跨文化体验和世界性视野, 让海外华文作家拥有丰厚文化土壤和创作资源。这种写作实践吸纳了大量新题材与新经验,也为中国本土写作者带来一定的启迪。

付红妹教授撰文表示:“《忽如归》的文学价值还在于其成功的叙事艺术。《忽如归》是一部纪实文学作品,这就要求作品既是真实的又是文学的。“纪实”与“文学”之间很像是“矛”和“盾”的关系, 如何处理好这一关系、将其恰当地统一在一部作品中,很考验作者的功力。我们可喜地看到,《忽如归》展现了作者对题材良好的驾驭能力和对叙事艺术的成功把握,在“纪实”与“文学”之间保持了很好的张力。历史就是记忆,正确的记忆是历史探查和自我反思的逻辑前提,也是一个民族自我更新的动力。记忆,无论是对一个民族还是对一个个体,都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戴小华女士以一位海外华人的赤子之心、以一位作家的历史责任感写就的《忽如归》,带给我们的就是这样一笔财富,且伴以文学的美感。心中存大道,真情谱华章,这句话或可聊以概言《忽如归》的文学价值。

本刊总编吕红、戴小华合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