抨击!澳洲白人被优衣库“歧视”、西班牙zara丑化华人女性?

 

优衣库在日本东京银座的一家门店资料图。(图/澳新网)

意大利品牌D&G辱华风波刚过去不久,另一时尚品牌ZARA也在近日被贴上了涉嫌辱华的“标签”。原来,在ZARA的一则新品广告中,有部分网民指出,广告中的模特脸上有大面积的“雀斑”且表情不精神,这是在“丑化华人”“丑化亚洲女性”,随后ZARA方面出面回应称这只是“审美不同”。这些网民的说法是否有道理呢?

如果说西方品牌总游走在对亚裔种族歧视的“敏感”边缘,诞生于日本的亚洲品牌优衣库(UNIQLO)近日也被西方人点名,称其不给白人员工升职加薪,涉嫌种族歧视。

澳洲白人女性控告优衣库“种族歧视”

据澳新网报道,近日澳洲一起颇具争议的法律诉讼称,零售巨头优衣库驻澳洲的高管以“白人血统”为由,对一名女性人力资源经理进行欺凌和歧视,并对“亚裔”男性给予优待。

据了解,梅兰妮·贝尔(Melanie Bell)曾在这家日本服装企业驻墨尔本的办公室担任工资和人力资源信息系统经理。她正在起诉她的前雇主,要求赔偿至少100万澳元的工资及其他损失。

在上周五(2月15日)提交给墨尔本联邦法院的一份索赔声明中,47岁的贝尔表示,优衣库首席运营长Tsuji Kenji至少四次对她进行欺凌,且被首席财务长Sasaki Wataru阻止加薪、提拔和升职。

法院文件称:“申请人认为,由于她的白人血统,她受到了歧视,由于她的性别,她被剥夺了职业发展机会。被告人未能提拔原告及其他非亚裔和女性高级经理,而是提拔了其他前雇员或男性或亚裔高级经理。”

据悉,贝尔在2018年3月选择离开优衣库。2015年,当她还在矿业公司MMG工作时,优衣库找上了她。当时,在接受时任首席执行官Shiochi Miyasaki的面试时,贝尔被告知,她将为澳洲零售环境的业务本土化提供“帮助”,并有望获得“重大的职业发展机会”。

贝尔表示,尽管她在一个内部项目中被公认为“全球人才”和“未来的领导者”,且在绩效考核中得到要么2要么3的分数(“超过预期”或“达到预期”),她最终并没有得到这些机会。

贝尔的说法是,有一次,Sasaki Wataru和Tsuji Kenji在一次业绩评估中告诉她,因为在2017年3月和4月的“消极态度”,她不会得到晋升。据称,贝尔的母亲于2017年3月去世。

贝尔声称,在另一份绩效评估中,她被告知,在她在公司推出的“工作日”人力资源软件“成功实施并到位”6个至12个月之前,她无法获得晋升。当时,她的工资增加了3000澳元。

而一名拥有亚洲背景的员工、财务经理塞斯纳·阿维安托(Cessna Avianto)在将“SAP”财务系统配置为“准备实施”时,他获得了最高的绩效考核分数1分(“大大超出预期”),并获得了晋升,其工资增加了8000澳元。

索赔声明称:“申请人认为,阿维安托在2018年2月获得升职加薪,是被告典型的歧视行为中的一个例子。”然而,优衣库对此予以否认,在其辩护文件中表示,阿维安托的表现“远远优于”贝尔。

法院文件称,2017年初,贝尔的职位被改为文化、战略、安全与系统经理,“不再那么关注薪酬,而是更关注员工和文化领导力与战略”。她没有收到新职位的具体描述细节、目标或关键绩效指标。在随后的业绩评估中,她被告知不能升职,因为她需要与日本总部“建立关系”。

但根据贝尔的索赔声明,她被阻止这么做,是因为Sasaki Wataru “在各种对话中明确表示”,他是优衣库澳洲和全球总部之间的“桥梁”,“他的职责是就人力资源问题与总部保持联系”。

贝尔表示,她曾在2017年底向老板抱怨,她对新职位缺乏方向感到不满,并有意在未来辞去工作。当时,她的两名上司表示,公司需要她协助开发领导能力。

随后,贝尔致力于创建一个领导力发展项目(LDP),该项目在入门阶段就已成功实施。大约在这段时间,她声称自己曾要求参加该公司在日本的全球就业计划,但Tsuji Kenji拒绝了她的请求。根据贝尔的声明,他Tsuji Kenji后来以“微不足道的”理由取消了讨论LDP的一系列会议,并在电子邮件中发表了“贬低和破坏性”的言论,还表达了他“对她履行职责的能力缺乏信任”。

优衣库否认指控 称没必要欺凌员工

优衣库方面否认了贝尔的大部分指控。图为优衣库资料图。(图/澳新网)

目前,贝尔正在寻求优衣库对自己的赔偿,包括持续的收入损失、羞辱、痛苦和折磨、名誉损害、压力、睡眠剥夺和焦虑,以及就业前景下降等损失。

然而,优衣库方面却否认了贝尔的大部分指控。该公司表示,她“因表现不佳而未获晋升”,Sasaki Wataru先生曾“积极协助”她与全球总部建立关系。

优衣库表示,贝尔本人曾要求更改职位名称,在开始使用该名称之前,她“从未寻求过Tsuji的批准”。这一职位名称也从未在系统中被“正式改变”。优衣库还否认澳洲分公司发生过任何欺凌事件,称这一说法是“不必要的,可耻的”。关于Tsuji的邮件,优衣库指出,“英语不是Tsuji的第一语言”,“邮件中的言论在语境中读起来是直接但礼貌的”。

一名女发言人表示:“我们可以确认的是,优衣库的前工资及信息系统经理贝尔于2018年3月26日离开了go9ngsi,她是自己从当时的职位上辞职的。尽管优衣库尊重贝尔通过法律系统追诉的权利,但公司否认贝尔的这些指控。”

据IBISWorld的数据显示,优衣库于2012年在澳洲开店,该公司目前是价值18亿澳元的快速时尚领域的主要参与者,市场份额为14%。

对于是否涉嫌“种族歧视”,贝尔和优衣库双方的说辞看起来都有一些道理。但由于在全球常常出现的种族歧视案件中,西方白人遭歧视的案例尚不多见。想要就此得出结论,也许只有法律的判决可以告诉我们真相。

Gucci毛衣涉嫌歧视黑人惹众怒 ZARA“辱华”反应过度

意大利奢侈品牌Gucci新品涉嫌歧视黑人。(Twitter截图)

就在澳洲白人女性遭优衣库歧视登上了澳洲头条的不久前,又有多起西方时尚品牌卷入种族歧视争议。

本报综合报道,去年11月,意大利品牌D&G卷入的争议还历历在目,其品牌宣传片涉及辱华、创始人在社交媒体与网民争执被爆出辱华恶言而陷入中国市场危机。这件事情还没过去多久,意大利奢侈品牌Gucci又惹到了非裔群体,一件售价890美元的Gucci毛衣在发布后,在社交媒体“推特”(Twitter)上引发了众怒,很多人认为这件毛衣涉嫌种族歧视,这是在“扮黑脸”。这种冒犯性的设计让人想起19世纪时,一些白人会把自己的脸涂成黑色,以一种可笑和嘲弄的方式来刻画非洲人物。

其实不久前,Prada发布的大嘴红猴系列产品,也遭受到了强烈的抨击。拥有深色的皮肤和大红嘴的猴子被认为是对非裔群体的一种种族主义诋毁。而Gucci新款毛衣上的特点也是如此,这激怒了众多网民。一开始不愿承认错误、不断为自己开脱“罪名”的Gucci经受不住舆论的蔓延,其最终表示,会尽快下架相关产品,并对此表示深深的歉意。

ZARA广告照片中能清晰看到中国面孔女模特李静雯脸上面积较大的雀斑。(新浪微博截图)

这件事刚结束不久,中国模特被快时尚品牌ZARA“丑化”的新闻又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传播开来。2月15日,ZARA在中国社交媒体新浪微博发布了一组彩妆广告,从广告照片中能清晰看到中国面孔女模特李静雯脸上面积较大的雀斑。“这雀斑是认真的吗?理解不了的美。”;“亚洲女性都双眼无神,满脸雀斑?我们亚洲人怎么不知道?”;“我是亚洲女性,我不长这样。”ZARA官博访问量不断激增。

据海外网报道,部分网民认为,ZARA刻意丑化亚洲女性,而且把中国模特拍得很不精神。“难道亚洲女性就要满脸雀斑?”“模特拍成这样是想哗众取宠吗,还是在丑化亚洲人?” 但也有人表示,应该包容不同种类的美,不能只活在美颜相机中。

面对争议,ZARA客服回应称,这些宣传照片没有丑化亚洲女性的意思,广告模特李静雯是由西班牙总公司挑选,与中国人的审美观不同。

实际上,当看到这幅广告里的中国模特面孔时,第一反应很难与“辱华”二字联系在一起。审美本就是很私人的东西。那些持有异议的人,或许是因为将美定义的过于狭隘,认为广告模特长了雀斑,还没有经过充分的修图(PS),这是对中国人的“丑化”,甚至演化为“辱华”。在西方主流审美中,适量的雀斑其实反而是被追捧的时尚,真实远比看起来零瑕疵的“美”更美。

文化差异或许会在很多时候导致误解和歧义,能够直面歧视予以抗争是一种文化自信的体现,能够接受差异直面真实也是一种文化自信的体验;愿意将是否受到种族歧视的问题提上讨论的议程也是一种文化必经的成长。不过归根结底,歧视与否的标准应该掌握在认为自己被“冒犯”的群体手中,而维权的最终判断权力则应该交给法律。

分享: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