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写着”Hotel”的建筑不一定是旅馆

还记得六年前刚来澳洲旅行的时候,我坐着大巴来到一个小镇,身心俱疲急需投宿,背着背包就直奔车站对面一座写有“Hotel”的建筑物而去。打开厚重的木门,内部完全不是我期待的酒店该有的样子:有着职业微笑的前台人员,搬运行李的电梯,环境优雅的餐厅。

酒吧的内部还保留着以前的样子

墙上的照片好像预示着当年的客人都是卡车司机

只见室内灯光昏暗,喇叭里播放着快节奏的摇滚乐,而实木制作而成的吧台基本占据了大部分空间,坐在吧台边上的本地人无一例外无不捧着一大杯啤酒喝的正酣。

和这些陌生人对视的一瞬,我有一种侵入他们领地,冒犯他人的感觉。

硬着头皮走到吧台,怯生生的询问关于住宿的事宜,酒吧的姑娘倒也热情,向我解释道,这栋名为“Hotel”的两层住宅,已经不再作为旅馆使用了,现在的身份仅是一家酒吧而已。

为什么一家酒吧不写明“Pub”,而非要故弄玄虚的写成“Hotel”呢?澳洲酒吧又是如何发展成今天这样的?对很多事情都有好奇心的我,想要探寻它后面的根本原因,于是我咨询了几个本地“酒吧爱好者”,才知道原来澳洲酒吧的发展史也是相当曲折和有趣的。

众所周知,酒精一直都在西方社会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1788年英国殖民者来到澳洲的时候,也把本国的酒吧文化带到了这里,炎热的天气,干燥的气候,使得他们迫不及待的建造起了延续英格兰风格的酒吧。但因物质条件极其有限,所以他们选择了“一吧多用”:它不仅售卖酒水,还提供制作好的简易快餐,也可以寄送邮件,收发包裹,更可以购买日常生活用品——事实上,在今天,如果路过只有几百人的澳洲内陆小镇的话,仍旧可以觅到这种“N合一”店铺的踪迹。

酒吧数量真正开始激增,始于19世纪的1850年代。那会儿也正是澳洲“淘金热”的开始,很多人经过一天重体力的劳动,晚上迫切需要用烟草和酒精来舒缓紧绷了一天的情绪,于是很多城市、乡镇都在打造迎合消费需求的酒吧。

酒吧兴起之后,真正的主角——啤酒就此登上历史舞台。直到1950年,啤酒一直都是澳洲酒水消费的主力军,直到20世纪晚期,随着意大利、希腊等南欧移民的涌入,葡萄酒制造业才逐渐发展起来。在此之前,“酒吧”一直都是啤酒、烈酒的代名词。

起初,酒吧售酒甚至申请酒水执照的政策一直都是相当宽松,直到1916年,一些士兵因为喝酒闹事,在悉尼引发了一场不小的骚乱,就着这场风波,一些保守的基督教派人士趁势成立了名为“节制联盟”的组织,他们利用电视、广播和报纸等大众媒体,给政府施加压力,政府迫于压力开始对酒吧施行严格规定。要求酒吧营业者在出售烈酒、啤酒这些酒精饮品的时候不仅需要获取执照,还必须提供住宿服务。迫于无奈,店主就只好把酒吧挂在“不动产”的名下,寻求和旅馆业合作,这就是如今很多酒吧的名称里都带有“Hotel”的最早由来。

早年,酒吧兼营住宿服务确实给人们的出行带来了便利:城市化远不如今天完善,也没有路边随处可见的“汽车旅馆”或者连锁酒店可选,很多赶着马车或者开着卡车出远门的人们的唯一选择,就是酒吧楼上的旅馆,本地人称为“Pub Stay”。甚至一些远道而来的生意人或者蓝领工人,还会长期居住在这些简易房间内,有的一住就是几十年之久。

如今虽然绝大部分酒吧都不再提供住宿服务,但是名字中的“Hotel”就这样保留了下来。

我喜欢点一些小杯啤酒喝,能尝到不同口味,且还不会喝醉

说到酒吧,自然就不能不提啤酒,也许是气候和环境使然,澳洲人在啤酒选择上,非常喜欢高度数的。澳洲的酒吧除了售卖一些廉价的瓶装工业淡啤外,也会和本地一些精酿酒厂合作制作鲜啤,一般这些啤酒的度数都能达到4%-6%之高,比我们国内日常接触的瓶装啤酒度数要高出不少,不常喝酒的人只要喝上一小瓶就能达到半醉的程度——我曾经在墨尔本带国内来的朋友体验特色酒吧文化,她仅喝了一小杯“精酿”,就已经满脸通红,感觉天旋地转了。

在绝大多数国家的饮酒史上,男性一直为主导,这一理念也同样适用于澳洲。随便走进一家酒吧,男性比例一般能占据到60-70%以上,且为白人。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男女平权已经相当好的澳大利亚,在酒吧发展史上,也曾经出现过荒谬的“性别隔离”政策:澳洲地广人稀,通常酒吧会建得很大,在刚进门的地方会有一个叫做“公共酒吧“(Public Bar)的地方,直到1970年,这个地方仅允许男性进入。而酒吧当然也“体贴”地为女性设置了名为“Ladies Lounge”的地方,一些酒吧规定,只有有男性陪同的女性才可以在那里喝酒,且不会卖酒给单独来酒吧喝酒的女性。

不欢迎女性,有酒吧解释是因为基础设施建设有限,没有修建供女性使用的厕所。这一说法激怒了当时积极倡导女性权利的人们,她们在悉尼的一家酒吧把自己绑在柱子上以示抗议,最终在电视、广播等媒体的压力下,各个酒吧最终取消了男女不得共处一室喝酒的规定,且借着这次事件,澳洲的州和联邦政府的反歧视立法也得以顺利通过。

作为一名爱喝酒的女性,在知道了澳洲女性为了自己的“饮酒权”如此抗争后,心里更对她们增添了几分敬意。

在旅行中,除了喜欢了解一个国家的历史外,我还喜欢通过“吃”的方式来理解本地文化。那么,品尝酒吧美食就成了了解酒吧文化必做的事情之一了。

澳洲是一个热爱食肉的国家,汉堡里面加入了牛肉和培根

早年英国殖民者把他们的“国民美食”炸鱼薯条作为酒吧不可或缺的食物之一。多年之后,随着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的到来,酒吧食物也逐渐丰富起来。如今,澳洲酒吧的经典美食一定会有炸鸡排、牛肉汉堡、肉酱千层面、烤猪肩肉、鱼肉Taco等,但它们的特点都是直接、粗暴、油腻和厚重。

一切可以和啤酒搭配的都成为了经典的酒吧美食

想想其实这也合理,澳洲人民本来就钟情大口吃肉大杯喝酒,而酒吧在这里更是粗旷、随意、简单的代名词,这不也正是澳洲人民性格最真实最生动的写照吗?

分享:

發佈留言